您好,欢迎光临广东鑫霆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部官方网站!
广州离婚律师

全国咨询服务热线

    13631331686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广东鑫霆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邹强主任

手机:13631331686

座机:020-87306299

邮箱:357487917@qq.com

地址:广州农林下路81号新裕

大厦25层2501房(地铁区庄站

B2出口)

婚前约定

重庆高院案例:胡维佳与张成蓉、江佳颖、胡潇潇、胡畔等继承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时间:2018-05-15 17:41:18 次数:

本院查明

对于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遗嘱的真实性,原、被告双方均无异议,应予以确认。被继承人胡其昌在遗嘱中对婚前房屋及存款进行了处分。在胡其昌死亡后,原告胡潇潇、胡畔与被告胡慕曾、胡维一、张成蓉经协商后,对该部分财产另行进行了处理,并达成协议。虽该协议未经过原告胡维佳的同意,但在本案中,原告胡维佳并未要求重新进行处理,故应对该房产及存款不予考虑。

根据查明的事实,可以确认被继承人胡其昌与被告张成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共同财产为:被继承人胡其昌购买的“信托计划”5万元、该“信托计划”产生的收益8880元、被继承人胡其昌银行存款143287.50元、被告张成蓉购买的“信托计划”5万元、该“信托计划”产生的收益8880元、被告张成蓉银行存款7586.29元、被告张成蓉领取的胡其昌生前生活补助2506元、被继承人胡其昌医疗费余额2203元,共计273342.79元,其中一半即136671.40元为被告张成蓉的个人财产,另一半136671.39元为被继承人胡其昌的个人财产。在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遗嘱中,胡其昌对其个人财产中的12万元进行了处分,其中5万元归被告张成蓉,另7万元用于支付医疗费后余额再由原告江佳颖、胡潇潇、胡畔(胡智豪)及刘征之子各继承四分之一。现查明,被继承人胡其昌生前用于治疗疾病产生的医疗费为26357元,扣除被告张成蓉购买白蛋白1440元外,尚余2203元,被继承人胡其昌死亡后,扣除丧葬费8000元外,已由原告江佳颖、胡潇潇、胡畔(胡智豪)及刘征之子各分得8000元,尚余2203元未进行分割,现刘征到庭表示代表其子女放弃对该财产的继承权,则该笔财产由原告江佳颖、胡潇潇、胡畔各分得734.33元。对于被继承人胡其昌在遗嘱中未进行处理的遗产16671.39元,应由法定继承人依法继承。原告胡维佳、被告胡慕曾、胡维一系被继承人胡其昌的子女,被告张成蓉系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配偶,均系第一顺序继承人,依法享有继承被继承人胡其昌遗产的权利,故应由原告胡维佳、被告胡慕曾、胡维一、张成蓉各分得4167.78元。

被继承人死亡后,其遗属依照法律规定享受抚恤金。被继承人胡其昌死亡后的抚恤金38460元,应由其遗属原告胡维佳、被告胡慕曾、胡维一、张成蓉享有。该财产不属于被继承人胡其昌的个人财产,其无权在其遗嘱中作出处分。故原告胡维佳、被告胡慕曾、胡维一、张成蓉各应分得9615元。

对于被告张成蓉处的共同财产空调一台、沙发一张,因其属于实物不宜分割,故应由被告张成蓉分得为宜。

对于原告胡维佳要求分割被继承人胡其昌去世当月的工资4174.70元,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张成蓉领取了该笔费用,对该请求不予支持。对于被告张成蓉要求按照被继承人胡其昌与其婚前约定继承胡其昌的全部遗产的请求,因该婚前约定并未取得被继承人胡其昌子女的同意,其处分财产的行为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不具有法律效力,故对被告张成蓉的辩解理由不予认可。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项的规定,作出该院(2011)沙法民初字第04343号民事判决:一、原告江佳颖、胡潇潇、胡畔各分得被继承人胡其昌遗产734.33元,被告张成蓉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向原告江佳颖、胡潇潇、胡畔各支付734.33元;二、原告胡维佳、被告胡慕曾、胡维一各分得被继承人胡其昌遗产4167.78元、抚恤金9615元。被告张成蓉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向原告胡维佳、被告胡慕曾、胡维一各支付13782.78元;三、被告张成蓉分得被继承人胡其昌遗产54167.78元、抚恤金9615元,以及空调一台、沙发一张。案件受理费2166元,保全费1064元,合计3230元,由原告胡维佳、被告胡慕曾、胡维一各负担355元,被告张成蓉负担2165元。

胡维佳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称:张成蓉在光大银行另有两笔存款,即2万元理财产品存款及利息、定期存款4000元及利息共计25600元,还有被继承人胡其昌工资卡上余额4174.70元应予分割。认定张成蓉购买1440元的自费药品与事实不符,张成蓉故意欺骗、隐瞒、隐匿胡其昌的遗产,应减少继承份额。二审中,胡维佳又增加上诉请求,理由为:胡其昌的工资卡余额为8369元,应予继承分割;胡其昌去世时并不差欠医院医疗费,张成蓉不应在遗产中扣除医疗费3万元;张成蓉在胡其昌去世后拿出7万元用于处理胡其昌的遗产分割,而法院查实的银行存款已有273342.79元,不应减去7万元,这7万元也是张成蓉隐匿的夫妻共同财产,应依法分割;请求法院依法调查。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查明的前述事实。

二审还查明:张成蓉在光大银行沙坪坝支行买有2万元理财产品,另有4000元定期存款,加上利息共计有25600元。另胡其昌的工资卡余额为8369元。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公民可立遗嘱处分其个人财产,未处分的财产应按法定继承的原则和顺序继承。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被继承人胡其昌所立遗嘱的真实性,各继承人均无异议,应予认定。被继承人胡其昌与张成蓉系再婚,双方均有可能有各自的婚前财产,胡其昌对自己的婚前财产和婚后财产在遗嘱中已予明确,故不应将双方所有的财产均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2009年2月14日,胡其昌立下遗嘱,而在其后陆续产生有医药费,上诉人胡维佳提供的医院证明:胡其昌在2009年1-5月生病住院期间共产生自负医药费26357,分别于2009年1-5月住院期间陆续向医院缴纳。故应在胡其昌的遗产中予以扣减,按胡其昌的遗嘱,该遗产应优先用于其本人医疗费。在其去世时,虽不欠医院费用,但应由其财产予以支付。张成蓉按胡其昌的遗嘱分配胡其昌的遗产,现无证据认定其分配的财产即为隐匿的财产,此逻辑不符合证据认定的一般原则。张成蓉购买自费药品花费1440元,有证据证明,应予以认定。对一审法院查明的银行存款,张成蓉并未予以否定,虽其提出其中有其个人婚前财产,但同意按法院的调查处理财产。经法院调查,双方共计有存款273342.79元,另在光大银行的存款25600元和胡其昌工资卡上的8369元张成蓉予以认可,故应认定双方共计有财产307311.79元。按照继承法的规定,其中一半为配偶的个人财产,另一半153655.90元才为遗产。对于二审查明的遗产16984.51元,考虑张成蓉对被继承人胡其昌尽了主要的扶养义务,并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且无证据认定其故意隐匿共同财产,故张成蓉可以多分遗产,该多余部分16984.51元应全部由张成蓉分得。原判认定事实有误,应予纠正。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三)项之规定,判决:一、维持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2011)沙法民初字第04343号民事判决第一、二项;二、变更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2011)沙法民初字第04343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张成蓉分得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遗产71152.29元、抚恤金9615元,以及空调一台、沙发一张。二审案件受理费1083元,由上诉人胡维佳负担。

再审申请人胡维佳向本院申请再审称,1、张成蓉在一审庭审中辩称“7万元的婚后财产除用于支付医疗费,购白蛋白,办丧事,余款约4万元已经按照遗嘱分给了孙辈”,因此,二审法院将被张成蓉隐匿的27万多元减去已做处分的7万元是重复计算。张成蓉不能证明2009年5月18日存入交通银行的16000元不是抚恤金的一部分,一审法院认定上述16000元不属于共同财产错误。2、一、二审判决认定被继承人遗嘱中的7万元应扣除医药费26357元和张成蓉购买白蛋白的1440元,系认定事实错误。3、张成蓉有明显的隐匿财产的事实,二审法院认定其没有隐匿财产,适用法律不当。4、张成蓉并未对被继承人胡其昌尽主要扶养义务,也未以此为由主张多分遗产,二审法院将在二审中查明的16984.51元遗产分给张成蓉,既与事实不符,又违反法律规定。并据此请求本院再审本案,依法改判。

被申请人张成蓉辩称,原审将本不存在的医疗费余额2203元以及归张成蓉个人所有的2506元作为被继承人胡其昌与张成蓉夫妻婚后共同财产进行认定是错误的。被继承人胡其昌死亡后,张成蓉存入交通银行的存款不属夫妻共同财产,不属遗产继承的范围。我没有隐瞒遗产的事实,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一审原告江佳颖、胡畔称,原审按照遗嘱执行时,扣除被继承人的医疗费后再进行分配不当,我们还应分得遗产。

一审被告胡维一称,没有向法院陈述的意见。

一审原告胡潇潇、一审被告胡慕曾没有出庭,也未提出书面意见。

本院再审查明,被继承人胡其昌与张成蓉结婚后,一直与张成蓉一起共同生活。被继承人胡其昌于2009年5月9日去世时,张成蓉在交通银行沙坪坝支行4055122051336****帐户存余额为0;同月18日,该账户在交通银行重庆汉渝路分理处存入16000元(活期存款),并于同日转为定期存款16000元。在再审中,张成蓉陈述其款项来源为遗嘱继承中刘征之女继承的财产以及被继承人胡其昌去世后收取的礼金。

在原二审诉讼中,胡维佳向法院提交了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医院经济管理科出具的《关于胡其昌2009年1-5月住院期间自负医药费的情况说明》,该证据证明,胡其昌2009年1-5月生病住院期间共产生自负医药费26357元,分别于2009年1-5月住院期间向医院缴纳,去世时无欠款。此外,原一审查明张成蓉2009年10月16日在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医院(被继承人生前所在单位)领取的2503元,相关单据内容显示该款系该院按照张成蓉应享有的份额支付给张成蓉个人的费用。

本院再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在再审中,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有三个:1、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遗产(与张成蓉再婚后形成的款项部分)范围如何认定?2、胡其昌治疗期间的医疗费27797元(自负医疗费26357元和张成蓉购买的药品费1440元)应否从其遗产中扣除?3、张成蓉在法定继承胡其昌遗产时应否多分?结合本案情形,评析如下:

(一)关于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遗产(与张成蓉再婚后形成的款项部分)范围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由于被继承人胡其昌在与张成蓉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没有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故应先确认其夫妻共同财产,然后对其进行分割确定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遗产数额。原审法院查明被继承人胡其昌与张成蓉的婚后共同财产为307311.79元,申请再审人胡维佳认为张成蓉在交通银行的存款16000元以及按照遗嘱分配(给孙辈)的40000元应为夫妻共同财产;被申请人张成蓉认为原审将并不存在的医疗费余额2203元以及归其本人所有的2503元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是错误的。对当事人无争议的部分,应予确认,对于有争议的部分宜根据查明的事实进行判断。

1、关于申请再审人提出的16000元和40000元的问题。经查,胡其昌于2009年5月9日死亡时,张成蓉在该账户上的存款余额为0,其后张成蓉于2009年5月18日在该账户存款16000元;对于存款的款项来源,张成蓉在庭审中进行了陈述,该陈述具有一定合理性。对于按照遗嘱分配(给孙辈)的40000元的资金来源,张成蓉陈述系其领取的被继承人胡其昌的抚恤金。经查领取抚恤金的时间为2009年5月15日,进行分配的时间为2009年5月19日,结合在本案诉讼发生前,张成蓉未将领取的抚恤金分给其他几位法定继承人的情形分析,张成蓉的陈述具有可信性。申请再审人胡维佳主张前述款项的资金来源为被继承人胡其昌与张成蓉的夫妻共同财产,但未提供证据进行证明。故应认定前述款项不属被继承人胡其昌与张成蓉的夫妻共同财产。

2、关于被申请人提出的2203元和2503元的问题。经查,该2203元,并非被继承人胡其昌死亡时实际存在的预交医疗费余额,而是原一、二审法院在按照遗嘱事项通过计算得出的用于实际分配的“医疗费余额”,此余额与遗产范围无关。经查,另外的2503元系被继承人胡其昌生前所在单位按照相关规定支付给张成蓉个人的费用,该费用亦不应纳入被继承人的遗产范围进行分割。

由此可见,被继承人胡其昌死亡时,其与张成蓉的夫妻共同财产(款项部分)为302602.79元。因此,属于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遗产为151301.40元,其中遗嘱继承部分遗产为12万元,法定继承部分遗产为31301.40元。

(二)关于医疗费用27797元应否由胡其昌的遗产进行支付的问题。鉴于胡其昌在其遗嘱中表明其医疗费用优先由其个人财产支付,剩余部分由胡潇潇等孙辈继承,故该费用的处理仅涉及遗嘱继承财产部分的分配,与申请再审人所涉法定继承财产部分的分配无关。且一审原告江佳颖、胡潇潇、胡畔在一审宣判后未提出上诉,在原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相关判项后亦未提出再审申请,故应视为一审原告江佳颖、胡潇潇、胡畔已服判。据此,本院对此问题不再评析。

(三)关于张成蓉在法定继承财产时应否多分的问题。在再审中,申请再审人胡维佳主张张成蓉因隐匿遗产应当减少继承份额。经查,张成蓉在被继承人胡其昌死亡后未及时主动地将被继承人的遗产情况告知遗嘱继承人和法定继承人,其行为欠妥;但在诉讼中,张成蓉对法院查明的共同财产情况未予否认,并提出同意由法院依法处理。故不应认定张成蓉有隐匿遗产的行为。张成蓉与被继承人胡其昌结婚后,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三条第三款“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的规定,张成蓉在法定继承被继承人胡其昌的遗产时,可以多分。结合原审认定的法定继承部分遗产总额3万余元中,法定继承人胡慕曾、胡维佳、胡维一各继承4167.78元,法定继承人张成蓉继承21152.29元的总体情况分析,原审对法定继承人中各自继承的数额确定不违反法律规定。

虽然被申请人张成蓉在再审中提出原计入夫妻共同财产中的2503元、2203元不属共同财产的辩解成立,但其在原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未提出再审申请,应视为其已服原判。原审相关判项可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申请再审人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维持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0072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关键字: